茜さす

汉化纯私人性质,仅供同好交流使用,不授权任何转载,喜欢请支持原作者勿二传勿商用。

【自汉化—冰原组+米罗】不知火らきー青春期常有的事

感谢 @今天也是没有粮的一天 太太的嵌字~

虽然没有cp,但艾扎对米罗有蜜汁“敌意”www

题外话,米罗这身衣服还蛮好看的嘛

【自汉化—冰原组】艾尔扎克和冰河哥哥

原作:きもこ(kimokomochi)

论大家眼中成熟稳重的艾尔扎克其实比冰河小这件事

[自汉化]卡妙与艾尔扎克 (下)

原作:きもこ(kimokomochi)

请先看上篇

END。

作者的话:有机会的话,还想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


[自汉化]卡妙与艾尔扎克 (上)

原作:きもこ[kimokomochi]

tbc.

有作者私设,不喜慎入。

授转——艾扎妙的情人节

原作者:Przm Star(Przm光星)


授转——母性ノ塊(极端母性)

原作者:Przm Star(twi:PrzmStar,微博:Przm光星)


超爱充满母性的卡妙( *´艸`),特别是这张抱着两个孩子的妈妈!于是找光星太太转过来了。

卡妙感冒了。

小师兄:啊真没劲,我说你干嘛要特意把米罗喊来啊,照顾老师我们俩就够了啊

冰河:可是老师睡觉的时候在喊米罗…

小师兄:行了行了知道了知道了

冰河:你为啥这么不开心…

小师兄:你好烦!

思春期的小师兄萌吐血了。

[自汉化][无CP]高良-西伯利亚家漫画(原作P站ID32160803,请支持原作者!)

看到妙老师手上留下的好几个OK绷我破防了,心疼(

[自汉化][艾尔扎克→卡妙/米妙]圣斗士候补生研修(后篇)

原作者荒草,原作P站ID=3769214

前面依旧是艾尔扎克→妙注意,后面有略重米妙意味.


圣斗士候补生研修(后篇)


    研修第二天。


    艾尔扎克揉着惺忪的睡眼,在清晨五点准时起床。

    踏出充满汗味的男候补生宿舍,旭日正从东方的天空缓缓升起。

    因光线耀眼而微眯起眼睛,远眺昨日登拜的十二宫。沐浴着晨曦熠熠生辉的白色宫殿,仿佛依偎在草木稀少且斑驳的岩石外衣里,静静矗立。曙光下的美好尽收眼底。

    昨天,真是各种层面上的辛苦啊…。

    从十二宫回下来的候补生们,共享午餐后,便前往斗技场接受小宇宙理论和实战技术的指导。

    然后是仓促的晚餐,稍事休息紧接着又是星座学。

    于是不断汲取着有关圣域构架和历史的知识,最终,在结束全部学习后,时针已划过了夜晚九点…。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罢了,等艾尔扎克洗净汗水,从浴室回到就寝用宿舍的大房间时,席卷他的,是候补生们一阵刨根问底的风暴。

    在教皇之间,被单独叫住的理由…大家,会非常在意这件事,似乎也是无可奈何理所当然的。    

    “哎呀,真的很好奇啊…。”

    艾尔扎克非常能理解这种好奇心。

    虽说是能理解…。

    被留下的原因,要怎么跟大家说明才好啊?!

    因为那单纯是,教皇在公开出柜「卡妙超可爱我控制不住自己」…或者说是「小子,如果发生让我的卡妙感到悲伤的事情,就宰了你」这样的威胁…教皇是这意思吧???

    话又说回来,卡妙被爱着被珍视着,自己当然是千百个乐意。(前提是不包含恋爱性质)

    从自己的角度来说,也丝毫没有要让卡妙悲伤的想法。嘛,但愿言能践行…。

    ——教皇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对教皇产生的微妙违和感,没由来地让艾尔扎克觉得,必须对任何人都保持缄默,藏在心中成为一个秘密。

    所以面对候补生同伴们的疑问,艾尔扎克敷衍地回答了几句类似「操纵冻气的人数稀少,请多加油」等无关痛痒的套话。

    往日与卡妙、冰河三人远离尘世,平静安稳生活的艾尔扎克,被搅合到圣域上层的神秘行动里,又要应付孩童般好奇心旺盛的候补生同伴,深感心力交瘁…。

  

    …必须重新振作起来!

    离昨日指定的晨起时间尚有一段余暇。在其他人起床之前,先稍微活动下筋骨吧。

    这样打算着的艾尔扎克东张西望地寻找适合晨练的宽阔场地,突然背后有声音唤他。

    “发生什么事了?你在找什么?”

    艾尔扎克回过头,站在那儿的人……

    他张脸,我有印象。

    对了,这个人是…没错…

    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艾欧里亚…大人!!

    艾尔扎克慌慌张张地低下头行礼,向艾欧里亚问安,艾欧里亚也爽快地回以一句“早上好”。

    “你是来参加研修的候补生吗?”

    “是的。我是白鸟座的候补艾尔扎克。昨天多谢您的指导!!”

    “白鸟座…那你就是卡妙的徒弟了?”

    “正如您所言,卡妙老师是我的师父!”

 

    卡妙老师…吗。

    对于和自己同龄的卡妙被尊称为老师的现实,艾欧里亚起初略感震惊和不适应,紧接着喜悦的爪子挠得内心痒痒的。

    因为艾尔扎克是一脸自豪地说出卡妙的名字。

    友人,一定是受这位少年爱戴的好老师吧。

    …好温馨啊。简直就像一户小小的家庭一样。

    而在那里有自己已经失去的,重要的东西。

    被那纯净的笑容牵动,艾欧里亚也温柔地微笑。

    ——只有胸口痉挛般浅浅的疼痛,被巧妙地隐藏。


    “…话说回来艾尔扎克啊,我刚问过了,这个时间点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啊…那个,离规定的晨起时间还有好一会,我想热热身,所以正在找开阔的场地。”

    “哦?你很有心啊。正好,我也是为了早锻炼才下来的,如何,艾尔扎克,可以和我切磋一次吗?”

    “诶诶!我可以吗?!…我很乐意!请多指教!!”

    何等幸运啊!

    早起三分利…冰河母亲的故乡——东方之国的谚语,从艾尔扎克嘴里说出来虽然略显怪异,但事实确实如此。

    与卡妙、冰河战斗风格完全迥异的艾欧里亚,以他为对手,能够帮助艾尔扎克丰富实战经验。

    拳头的重量。

    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

    洞悉对手行动的敏锐度。

    配合着艾尔扎克控制力量的同时,每一项都超乎常识的震撼。

    比试结束的时候,艾尔扎克已经气喘吁吁,而艾欧里亚的气息依旧平稳不乱。

    “…嗯。艾尔扎克,你有相当好的体术。照这样好好训练,你获得白鸟座圣衣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吧。加油呐。”

    “是的!多谢指教!”

    艾尔扎克又深鞠一躬,目送艾欧里亚神清气爽地返回狮子宫。


*****


    研修第二日,以白银圣斗士的战斗示范和体术指导为主要内容。

    晚餐后又在固定的文化课上学习战术,忙碌地不可开交的一天终于落下帷幕。

    驾驭不了暑热、筋疲力尽的艾尔扎克,草草洗完澡后瘫倒在大宿舍的硬板床上。

    这么炎热,大家居然能够忍受啊…。

    我还是更喜欢西伯利亚啊。

    那个冰雪皑皑的纯白世界。

    然后,在白色冰原的映照下,不断地不断地,追寻那抹红色——。


    眼睑中浮现出心爱之人的面容,正要欣然入睡之时。

    数名候补生,从浴室回到了宿舍。

    他们似乎完全混熟了的样子,开着无聊的玩笑哈哈大笑。

    好吵…。

    虽然艾尔扎克想早点就寝,即使不想听,候补生们的交谈还是嗡嗡地钻入耳朵里,聒噪得无法入睡。

    “对了,不是有个变色龙座候补叫珍妮的女人吗?那个珍妮的师父,就是那位戴达罗斯老师哦。珍妮那家伙,在我面前狠狠地夸耀了一番呢。『再也没有像戴达罗斯老师那样真诚、强大、帅气的老师了呀?(模仿珍妮的声线)』”

    “哦—有这回事啊!但是,戴达罗斯老师吗…哼…我的师父更胜一筹!”

    “什么!是谁啊,你的师父!”

    “就是今天给我们做战斗示范的史里乌斯老师!超酷吧!”

    “…开什么玩笑,你赢在哪了!我的师父大人啊,就是和史里乌斯交手的莎尔娜小姐哦。羡慕吧!!啊~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真的吗!虽然脸被面具遮住了,但身材一级棒啊!…就是看起来超可怕…”

    “颜值当然也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啦!”

    “真好啊—。我的师父虽说也是贵为白银圣斗士的银蝇座狄奥…实在是,差点意思啊…。银蝇座啊…。混蛋!羡慕得要死!”


    啊—。

    吹嘘师匠大会开始了—。

    艾尔扎克兴致索然,但还是下意识地将输入大脑的情报整理了一番。

    这次研修各项目的总执行人,是白银圣斗士仙王座戴达罗斯。

    今日给众人示范战斗技巧的,是白银圣斗士巨犬座史里乌斯,和同级别的蛇夫座莎尔娜。

    虽然没有直接打过照面,但从方才的对话中可以得知的,白银圣斗士银蝇座狄奥。 

    …清一色的白银圣斗士啊。

    这么说来,从前听老师讲过的。

    有徒弟的黄金圣斗士,只有吾师卡妙,以及昨天未能谋面、被尊称为「老师」的天秤座圣斗士而已。黄金圣斗士偶尔会进行集体教学,却基本不会广开师门直接收特定的某一位为徒。

    “冻气的传承举步维艰,目前在圣域里冻气的操纵者唯有我。

    正因为如此,我才能与你和冰河相遇相知。

    我必须要感谢赐予我这份力量的女神。”

    ——老师他,这样对我说的时候,眉宇间是泛着涟漪的吧。

    转头细想,自己从未臆测过其他候补生们的处境。

    假如我没有冰之斗技的资质,我的老师可能就不是卡妙而另有其人了…。

    …。

    …。

    我真的,太幸运了。

    雅典娜女神赐予自己与卡妙邂逅、成为卡妙的弟子的这份幸运,艾尔扎克时常感激在心,如今更甚。

    虽然这么想有些对不起其他的候补生,但自己绝对是最受上天眷顾的人。

    我的老师,坚贞、高洁,并像神话里的加尼米德一样俊美…。

    每句夸耀都在心田里绽放美丽的花朵,艾尔扎克微笑着在心中自言自语,不被其他候补生知晓,任由花海静静盛开。


*****


    终于到了研修最终日。

    与昨天一样,照旧独自早起的艾尔扎克,惊喜地遇到了明明没做过约定,却在静候着自己的艾欧里亚。

    对一位默默无名的候补生,居然关怀到这个地步,他真的是圣斗士的楷模啊…。

    短暂的切磋过后,艾尔扎克告别了艾欧里亚,前去参加最后的研修项目。


    最终日的今天,在早餐和简单的基础训练后,有一场结业考试…。

    考试主要是从三天研修学习的内容中出题。

    填完试题也就意味着研修终了,结束的人便可以回去了…。

    大家,答题都异常地迅速啊。

    候补生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座位,直到剩下珍妮和艾尔扎克两个人还在奋笔疾书。

    诶?!

    大家真的是已经全部作答完毕了吗?

    艾尔扎克的试卷还空着一半的试题未解。

    焦急地拼命填写着问题的答案。


    另一方面,戴达罗斯接过候补生们的答卷,一边监考剩下的考生,一边开始对已交的答卷评分。

    紧接着他深深地、心累地叹了口气。

    我还在疑惑为什么大家交卷的都特别快…这写的都是什么鬼…。

  

    【问1】黄道十二宫的神话内容,每个星座请在一百字以内简要说明。


    白羊座:不在

    金牛座:好大只

    双子座:不在

    巨蟹座:人脸

    狮子座:很强的样子

    处女座:佛

    天秤座:不在

    天蝎座:超帅

    射手座:不在

    山羊座:恐怖

    水瓶座:好冷

    双鱼座:美人


    圣斗士候补生啊。

    确实……大家基本上都是筋肉笨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但是,即便如此,这回答也离谱得过分了吧?!

    这根本答非所问啊!

    到底是哪个臭小子啊,名字是…天马座候补、卡西…不对、不能告诉大家。

    珍妮,拜托了,你可千万别变成他这样啊…!


    仿佛在怜悯戴达罗斯拼死许下的夙愿,从留到最后的艾尔扎克和珍妮那回收的答卷,正确答案工整地排列在纸上。

    戴达罗斯可算长舒一口气。

    这下好歹有所交代了…吧?!

    嗯…。

    不过这位名叫艾尔扎克的候补生,该说不愧是卡妙大人的弟子吗…。

    不论是笔试,还是实战技巧,都独占鳌头。

    但他并不傲慢自满,反而举止彬彬有礼,为人处世不卑不亢。

    而且还比其他人更早起,自主加练孜孜不怠。

    …年轻有为未来可期啊。我们家珍妮,必须以他为榜样好好学习才行啊。

    万幸还存在着艾尔扎克这般,稳妥可靠的圣斗士候补生来肩负起圣域的将来。戴达罗斯欣慰地弯起了眉眼。


*****


    就这样,为期三天充实的圣斗士候补生研修,安然无恙地结束了。

    整理好行李辞别短暂栖身的合宿舍,迎接艾尔扎克的是卡妙与其亲友米罗的身影。

    “艾尔扎克,辛苦了。”

    “老师…!能让我来参加研修,非常感谢!”

    卡妙的拥抱像轻盈的羽毛从天而降。

    心驰神往的光滑肌肤和甜美的体香如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艾尔扎克笼罩,艾尔扎克出神地傻笑。

    “哟!有认真修行吗?”

    “…米罗,我才不会学你翘掉修行偷懒呢。”

    保持着被卡妙拥抱的姿势,艾尔扎克恶作剧地故意用冷淡的目光扫过米罗,米罗还给他一个标志性的扬起单边嘴角的笑容。

    啊,这才是我记忆中熟悉的米罗。

    那是和研修初日所见如出一辙的笑容,但给艾尔扎克的印象却截然相反。

    吾师卡妙的亲友,如阿波罗化身、阳光的米罗,就在这里。

    “我们正说到,这会下山去雅典的镇上…得去给留守看家的冰河买伴手礼。艾尔扎克,会不会太勉强?”

    “雅典…我想去游览一番!没问题,我不累!”

    “…好啦好啦,那么就是三个人同去了啊…”

    “我,超想尝试木萨卡(希腊名菜)!米罗,多谢款待啦!!” 

    希腊的天空如同倒映着爱琴海,湛蓝澄净。清澈明亮的声音响彻在晴空之下。

    艾尔扎克向着通往雅典的长长石板路,迈出轻快的步伐。

  

END


小番外 米妙向


    研修第二天的早晨。

    与艾尔扎克晨练终了的艾欧里亚,疾驰在通往水瓶宫的石阶上。

    ——艾尔扎克,前途不可限量。

    在陌生的研修地,紧密的课程下,还独自进行加练,很有上进心。

    人格优秀,当然格斗方面的判断力也无可挑剔。

    啊啊,如果把这些告诉他,他该多开心啊。

    想要早些把好消息分享给拥有红色色彩的友人…!


    “卡妙—!打扰啦——!”

    意气风发地推开水瓶宫私室的大门,径直闯进客厅。

    接着艾欧里亚石化了。

    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张皮革大沙发,卡妙与他的亲友米罗正酣睡其上…。

    诚然两人都有规矩地穿着衣服。

    …可是,伸展的长腿却随意地缠绕在一起。而自己要找的卡妙本尊,不正就枕着米罗的手臂沉眠吗!

    再者,米罗的脸埋在卡妙的红发间,幸福的表情隐约浮现在他半遮的脸上。

    这诡异的画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艾欧里亚不由自主地连退好几步,恰好撞到了侧面的桌子,在安静的房间里激起一声闷响。

    似乎是被那道噪音闹醒了,卡妙睡眼惺忪地从沙发上坐起。

    “…艾欧里亚?”

    “早、早上好!卡妙。”

    “早安。”

    还附送一枚微笑。

    呜哇—!

    呜哇—!

    为什么在这么不自然的状况下还能笑得如此淡定啊卡妙?!

    “怎么了,大清早的?”

    “诶…那个,卡妙,是有事情想对你说来着…”

    “对我说?那就一起来吃早餐吧,我马上就去准备,边吃边慢慢听你讲吧。”

    卡妙摇着仍未清醒的米罗,继续说道:“喂,米罗,早上了,快起床。艾欧里亚来了,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说完便留下艾欧里亚和米罗两人,消失在厨房的方向。


    沙发上只剩米罗一人,伸了个舒展的懒腰后终于起床。

    蜂蜜色的长发乱成一团,无拘无束地翘起。

    “喔—利亚,早…”

    “早上好…”

    “你找卡妙有事?…嗯?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啊?”

    “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对不起啊,我好像打扰到你俩了…”

    “哈?你在说什么啊?打扰?”

    “你问什么事…你不是在和卡妙同床共枕吗!”

    米罗接到艾欧里亚打来的直球,满脸呆然。

    “什么啊,就这?…不是很正常吗?卡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一起睡了啊!我们昨晚聊到深夜,不知不觉便在沙发上睡着了…。利亚小时候也和洛斯睡过一张床吧?”

    和你们的情况相仿,因为我和卡妙是亲友嘛。

    解释一通后,米罗露出了毫不避讳的爽朗笑容。

    ——那确实,和哥哥一起睡过。

    但是,那已经是年幼时候的事情了。

    到了这个岁数,就再也没有和任何人同床共枕过了。

    可米罗与卡妙则不一样…。

    这对圣域关系第一亲密的亲友组合,依旧像孩提时代那样一同就寝。

    简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而然,一样稀松平常。

    一般正常情况下,此处应该怒吼一句「是你的这种认识太稀奇古怪了!」,但米罗言之凿凿,天真纯朴过头的艾欧里亚选择了相信米罗。

    什么嘛…因为是亲友,吗?

    对了,他俩还经常接吻来着。

    既然是亲友,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我干嘛要这么惊慌失措的啊…。

    就这样嘴里碎碎念着,艾欧里亚被这圣域的奇怪常识麻痹,浑浑噩噩地接受了米罗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