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さす

汉化纯私人性质,仅供同好交流使用,不授权任何转载,喜欢请支持原作者勿二传勿商用。

[自汉化-撒妙/米妙]淋湿在爱与本能中

原作:泉花子/原作p站地址:10668064

昨晚校对完丢在小黑屋就睡着了(……这边也来放些试阅片段,全文共小一万字,获取方式依旧见置顶哦!

这篇是米妙恋人前提的撒妙,分别都有过山车部分,ABO设定,〇〇期的妙极度〇乱化,理所当然地有传统艺能NTR情节,慎入哟!


————————


  “虽说只是身体检查,但我还是和医院八字不合啊。”

  “是啊,比训练还累人啊……”

  阿鲁迪巴和艾欧里亚一边轻伸着懒腰一边打头走在最前面,他们身后是米罗和卡妙,穆和沙加则落得稍远一些。

  六人一同沿着十二宫的石阶往上走去。

  “「第二性别」吗……我越看越觉得,很像狼群那样的阶级社会。”

  “喂,卡妙。我老早以前就告诉过你,不要边走路边看书——”

  卡妙的目光正落在交到他手中的几页文件上,米罗伸手把那几张纸夺过来。

  然而,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表格还有图形的文件大眼瞪小眼后,米罗发出了感叹。

  “——嚯,这可真是厉害啊。你自己调查的吗?”

  “没啊,这不是检查之前就分发给我们的吗?”

  “嗯?可我们拿到的跟你不一样啊?”

  米罗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格式纸,递给卡妙。

  上面的内容如下:


  ◇◆◇◆


  「第二性别检查指南」


  地点:古拉杜综合病院

  日期和时间:每组会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通知♪

  制作人:天秤座·童虎

  

  近年来,在男女性别的基础上,又发现了第二性别,全世界的人都有义务进行详细的性别检查。

  第二性别总共有三种。牢记在心、直面检查吧!


  【Alpha α】

  种族的最高个体。换而言之可以说是高等级的赢家中的赢家。因此,据说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口。

  传闻单凭α性别就能在就业活动中占据优势。不过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与情热期(后述)的Ω接触的话,就会抑制不住〇〇的冲动。

  很遗憾,现在还未能研制出α的抑制剂!


  【Beta β】

  不存在什么特殊问题的基因。正因普通所以人口最多。

  一般情况下β会与β缔结婚姻,β夫妻所生的孩子大概率也是β。

  由于Ω的信息素(后述)对其不起作用,因此就算是见到了〇〇期的Ω也顶多只会觉得“他看起来生病了啊—”而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Beta更better不是嘛!(玩笑啦☆)


  【Omega Ω】

  种族的繁衍担当。人口比α还要稀少,在某些国家甚至被认定为濒临灭绝的物种。

  无论男女,每三个月,就会有一次情热期(动物界称为〇〇期)。一般会在十几岁左右出现症状。

  情热期会持续一周。在此期间,Ω会变得除了〇〇和〇〇以外什么都做不了,用强烈的信息素将还未结成番(后述)的α吸引过来。

  毕竟想要留下优秀的基因是动物的本能嘛。

  Ω的发情抑制剂好像可以有效控制情热期的症状。很方便!

  即便是男性,在〇〇期进行〇〇也会导致怀孕,所以要注意哦。

  具体相关事项会在被诊断为是Ω时再……


  【番(配对)】

  只有α和Ω之间才有的本能性羁绊。因为在遗传基因层面上互相吸引,所以比起夫妻或恋人,羁绊更加强烈。

  β和Ω也可以结婚、孕育生命,但无法结成番。

  与α邂逅后,导致βΩ夫妻离婚的情况似乎也屡见不鲜。简直就是狗血家庭伦理剧的世界呀~

  〇行为中α通过咬住Ω的喉部或者后颈(信息素分泌腺)来结成番。

  一旦结成番,α就不会再对其他Ω的信息素产生反应,Ω也不会再释放信息素。(但情热期可不会就此消失哦!)

  而且,结成番后,除非一方死亡,否则关系无法解除。本来就是事实上的夫妻,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啦!


  另外,检查结果将作为机密事项单独通知给当事人。

  禁止到处向人打听或者散布结果!绝对不可以!


◇◆◇◆


  “这还真是……虽然基本要点姑且算是都抓住了……”

  “倒不如说是只把基本再基本的东西写进去了而已……”

  沙加和卡妙小声嘀咕着,阿鲁迪巴和艾欧里亚也在一旁附和米罗,“我领到的文件也是这份。”“我也是。”

  恐怕那些不擅长坐着学习理论的人(还有仍在接受义务教育中的青铜圣斗士们),都是分发给他们童虎制作的「第二性别检查指南」吧。

  “嘛……简单易懂不是挺好的吗?”

  “穆,请不要用那种看可怜生物的眼神往我这边瞧。”

  “算了算了”阿鲁迪巴宽慰着米罗,一边顺着方才的话题继续:“我们拿到的纸上并没有详细的描述……但万一检查结果是Ω,那么那些圣斗士会怎么样呢?”

  “有关这个问题,吾师史昂与老师、还有雅典娜正在协商之中……到底会如何呢。”

  “一旦在圣战中进入情热期,可就不成战力了啊……”

  “不是说有供Ω使用的抑制剂吗?只要服用了那个……”

  “——万一在交战中途药效过了,那可就万事休矣。所以还是引退比较妥当吧,不论是黄金还是青铜。”

  “不不,把情热期的Ω丢到战场上,引诱α靠近,在他们做到兴头上的时候再一齐击破……也有这样的妙用。”

  “米罗,请不要说出这种迪斯马斯克风格的胡话。”

  听着伙伴们的争论,阿鲁迪亚发出一阵干笑。

  “哈哈哈……这么一想,没有抑制剂的α也很难有用武之地了啊。”

  确实啊,众人纷纷点头认同。

  “为了避免与敌方的Ω短兵相接,就必须派出潜入搜查部队或者先遣队了啊。如果不能维持与支出的成本相应水平的战斗力,α也得引退了吧?”

  听到穆的发言,沙加歪了歪头思索。

  “如果α有番的话,就不会受到其他Ω的迷惑了吧?即使我们之中有α,只要从附近带个Ω过来让他们结成番,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沙加,请不要说出这种修罗风格的胡话。”

  仿佛是要打断这有伤大雅的对话,这次卡妙开口了:“从统计上来看,α在整个希腊国内大概只有数十名,Ω甚至连十个人都不满。按照圣域的人口规模,是否有一名α存在都是未知数。没必要考虑得这么严重吧?”

  “这倒也是。”

  穆颔首赞同卡妙的话,以重振旗鼓的口吻接着道:“机会难得,大家一起去喝杯茶吧?”

  他一边发出邀请,一边指着不知何时众人已经抵达的白羊宫居住区——

.

.

.

  那是一个与往常别无二致,假日的午后。


  卡妙清扫完私室,便推开了窗户。

  紧接着,就好像是瞅准了时机一般,今天的客人向卡妙送来了小宇宙感应。

  「啊,撒加。……你已经穿过射手宫了呀。……嗯,我等你。」

  回应完即将到来的访客——撒加的呼唤后,卡妙抬头仰望天空。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

  温暖的阳光柔和地照在室内,凉风带来新鲜的空气。

  远处还能听到鸟儿们婉转的歌声。

  卡妙阖上眼睛,用全身心去感受这份由自己和伙伴共同守护而来的和平。

  「像这样平静祥和的日子,希望——」

  卡妙还没来得及编织完美好的愿景,身体的变化突如其来地降临了。

  “——唔?!”

.

.

.

  ——与此同时。

  撒加正沿着十二宫的间道往上走去。

  穿过了摩羯宫,目标的宫殿已近在眼前。

  恰好今天自己和卡妙都不执勤,彼此也都没做什么特别安排,于是便决定共度这一假期。

  撒加的手中拿着一本沉眠在自己宫殿里的厚厚的古书。

  以前时常会让年幼的卡妙坐在自己膝头,然后读书给他听。思及此情此景,撒加的神情缓和下来。

  「这本书,希望他也能喜欢——」

  正在此时,教皇史昂的小宇宙向黄金圣斗士们下达了敕命。

  『接下去的十天左右,对水瓶座的卡妙处以在水瓶宫禁闭的处分——』

  “——?!”

  史昂的话让撒加呼吸一滞。

  『在此期间,卡妙负责的任务就分派给其他圣斗士。黄金圣斗士都在自己的宫殿待命,静候下一步的通知。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绝对禁止出入水瓶宫的居住区。以上。』

  撒加皱起眉头,深感疑惑。

  自己在离开双子宫时曾与卡妙交换神识,那会儿他还和平时一样并无异常。

  不仅如此,他的语调甚至比往常还要明快,当自己越过射手宫再与他联络时,他还回了一句“我等你”。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水瓶宫已近在迟尺。

  只是稍微去确认一下情况应该可以通融,于是撒加大步流星地前往卡妙的私室。


  很快撒加便赶到了目的地,他绕到水瓶宫后侧,从大开的窗户里不断传来尖锐的悲鸣声。

  撒加察觉了到不寻常的气息,跨过窗户冲进房内。

  “卡妙,你怎——”

.

.

.

“哟,好久不见。还好吗?”

  米罗时隔良久再次来卡妙处拜访,是在某一天的傍晚,卡妙的情热期已过去几天了。

  “嗯,我没事。”

  卡妙用嘶哑的声音回答米罗。

  “好夸张的嗓音啊……关禁闭的理由是感冒吗?”

  “嗯,虽然很丢人,但确实是……”

  “搞什么嘛。”米罗笑容沮丧,“教皇大人也真是坏心眼。感冒的话直说不就好了嘛——”

  突然,桌子上两个已经放凉的茶杯停留在了米罗的视野中。

  “——唔?有谁来过?”

  “啊、方才撒加……”

  “原来如此,难怪这套茶具这么奢华啊。”

  卡妙一边撤走茶杯,一边回想起了方才发生的事情——

.

.

.

  「卡妙,身体还好吗?」

  「嗯,我没事。」

  「真的很抱歉。原来你是Ω啊……」

  「是啊……然后,你是α……」

  双方都失去了当时的记忆。

  等撒加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体的各个部位酸痛得几乎直不起来,腰部附近的倦怠感也非常强烈,脸部精气血失常,整个一副“伤痕累累”的状态。

  至于卡妙,面对自己房间散落了一地的瓷器碎片还有〇〇,他茫然地瞪大了双眼,对于发生了什么脑中一片空白。

  两人分别询问了介入调停的艾俄洛斯和修罗,光是从他们小心翼翼的措辞之中,就能察觉到实际情况有多么过火。

  「真的很对不起。」

  「不,请你别放在心上。反倒害你送了这么昂贵的茶具来,过意不去的是我才对。」

  「卡妙,你是受害者,不需要道歉。」

  「我倒觉得你才是受害者。难得你来探望我,我却做出那么……那么……」

  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崭新的茶杯上,眺望着琥珀色的水面双方缄口不语。

  将流淌在彼此之间的尴尬与羞耻溶解进红茶里,一口又一口地啜饮。

  稍稍沉默了一会,撒加开口了。

  「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谈。」

  「……重要的事情?」

  卡妙抬起头,恰好与撒加的视线正面相撞。

  撒加那沉淀着深绿与暗青色的眸子,让卡妙联想到夜晚的森林。

  他瞳孔中的光芒过去从未有过一丝动摇,可眼下却闪烁着稍许的不安。

  「能不能考虑和我结成番呢?」

.

.

.

【自汉化-修妙米妙撒妙】守口如瓶

原作:ムッカ(14831576)

还是8K字的短打,最近想多翻一点小说,接下去大概会翻点中篇吧,嗯……这篇和上次的大艾x妙,以及撒加命令卡妙去勾引修罗的文是同一个作者,所以依旧非常毁三观www(真香

这次是米妙前提的修妙+撒妙,极度贵乱,大家叒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特别是撒加和修罗,慎观。

因为从头到尾都很emmmm,懒得和老福特斗智斗勇了,放一下大纲,有兴趣可以在瓶受小黑屋自取或者私信我↓↓↓


卡妙在半梦半醒间察觉到身体的异样,是熟悉的舒服感,自己被人……了。对方似乎在自己耳边深情地告白,但因为睡意太浓,卡妙听不真切。

翌日,卡妙从天蝎宫的沙发上醒来,米罗和小艾还在熟睡。他回忆起昨晚的事情。自己久违回圣域一次,大家为自己接风洗尘,于是在天蝎宫聚餐,酒过半巡后沙加、穆、阿鲁迪巴先回去了,后来自己也喝酔了酒,记忆非常不完整。然而卡妙发现自己体内真的残留着……于是他喊醒米罗,控诉他昨晚不经过自己同意就乱来,却被米罗反过来抱怨和撒加修罗卿卿我我,但米罗说的卡妙完全没有记忆。

一番争执后,卡妙只得询问小艾,小艾也只记得最后撒加和修罗来了,接着便袭来一阵睡意,迷糊间看到卡妙和撒加在说什么,但之后他和米罗便睡着了。

卡妙拾掇完米罗和天蝎宫,回到水瓶宫开始清理自己。虽然方才还在争吵,此刻却在想着米罗〇〇。

刚一洗完澡,修罗便来访了。卡妙想着修罗也许会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邀请他进来享用茶点。卡妙告诉修罗自己一点都不记得昨晚之事时,修罗眼神黯淡似乎有些失落。但修罗继续不急不慢地和卡妙闲聊,迟迟不肯进入话题,眼神也一直盯着卡妙。卡妙觉得浑身不自在,便去换下了临时披上的浴袍。等卡妙换衣服回来后修罗终于告诉了他昨晚发生的事,但他说的内容和米罗的抱怨、小艾的说辞没有太多出入之处,卡妙感受到的……之谜依然没有解开。最后卡妙送别修罗,修罗给了他一个拥抱。

时间回到昨晚。

夜晚21点,修罗在替烂醉如泥的三人(米妙艾)收拾天蝎宫,只见撒加抱着陷入沉睡的卡妙走向床边。撒加向三人释放了催眠的小宇宙。接着,撒加便开始〇〇卡妙,修罗则在一旁用卡妙的头发缠在〇〇上〇〇。直到凌晨撒加才离开,并嘱咐修罗把卡妙送回水瓶宫。

然而修罗并没有听从撒加的命令,而是继续〇〇卡妙。不停地〇〇自己一直暗恋着的卡妙。如果米罗发现了今晚的事,为此和卡妙分手,自己就可以得到卡妙了。哪怕其他人会说三道四,自己也不在乎。

“要是被厌弃了,就到我的怀里来吧。”只有这句话也好,但愿能传达给梦境中的卡妙。而昨晚的事,修罗将守口如瓶。

[撒妙/修妙]为你着迷

原作:ムッカ,P站id:16502430

一个幼妙接到主人——撒加的任务,勾引修罗的故事。

炼铜、贵乱、大家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雷的千万不要挑战自己的底线(。已上传在瓶受群。私发微博qq皆可。


发到不能发的地方为止↓↓↓↓↓↓


十一月的午后,夏日的炎热稍稍平息,圣域罕见地吹起了冷风。

修罗为了进行查阅资料,前往了位于圣域内的图书馆。在去往图书馆的途中,修罗透过窗户,看到了许多男性在训练的身影,从杂兵到黄金候补生都有。最近那些黄金候补生们的成长,令修罗也刮目相看、惊叹不已。特别是米罗和利亚,他们锻炼出了坚实的肌肉,虽然必杀技还在修炼途中尚未完成,但也已经有模有样了。自己心里也非常想投身于训练,但为了这次的任务只能作罢。

 

一打开书库的大门,平时空无一人的阅览室里,居然有两个使用者在。

“嗯?是修罗啊,你会来这里还真是稀奇啊。”

“啊啊,我来查点资料。那个孩子是?”

阅览室里的其中一人,是白衬衫搭配牛仔裤的便装打扮、将往常总是披散着的金发扎成一束的撒加。而另外一人,那个坐在撒加旁边的红发孩子,修罗完全不认识。一头及肩的鲜艳红发、一双红玉的眼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修罗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背过身去,不看撒加和那名红发的孩子。

“你突然怎么了?”

“撒加,这里有女性必须戴面具的规定。那位红发小姐是你的恋人的话,那我就看到不得了的东西了。这件事我不会对其他人说的,就当没看见…”

看起来和米罗他们差不多年纪,细长的手脚与身体,微微泛着淡粉色的脸颊与嘴唇,综合以上这些特征,修罗判断对方是名女性。因为事发突然,修罗不知不觉就加快了语速,但撒加立马拦住了修罗的话头。

“修罗,冷静点。虽然确实看起来很像少女的模样,但这个孩子是男孩子。机会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

「居然是男人?」

修罗缓缓地回过头,那名红发的孩子已经并拢双脚站了起来。

“这个孩子是水瓶座的候补生——卡妙。大约三天之前我将他带来圣域的。修罗是他邻居,要好好相处啊。”

“初、次、见、面,我是卡妙。请、多、指、教。”

从柔软丰满的唇瓣中响起了还未经历青春期变声的清彻声音。用疙疙瘩瘩的希腊语打完招呼的卡妙,向修罗伸出了右手。像是在回应卡妙,修罗也伸出了右手,并握住了卡妙的手。卡妙的手,异常冰冷。

“山羊座的修罗。守护着摩羯宫。请、请多指教。”

“他现在还在学习希腊语中。下个月开始会进入实践训练,我计划在那之后将他引见给其他的候补生们。”

下个月,那就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听撒加话里的意思,大概是要暂时一对一辅导吧。看来这孩子很受撒加的宠爱。

“打扰到你们学习了。我先告辞了。”

“说起来,你这次的任务,是要去法国来着?”

“是啊,去三天左右。我来找些法国的报纸,事前调查一下。”

“那样的话正好。卡妙的出生地就是法国,所以各种事情你都可以问问他。刚刚一直在学希腊语,休息一会吧。”

 

于是,修罗和卡妙一起收集了任务所需要的资料。接着在阅览室里,修罗和撒加分别坐在卡妙的两侧将他夹在中间,三人就以这样的状态阅读起了资料。卡妙将法语翻译成希腊语,他看不懂的单词则由撒加补充。

修罗坐在卡妙旁边重新近距离地审视他,卡妙长得真的很招人喜欢,怪不得撒加会宠爱他。卡妙说话的时候,因为是对视着说话的关系,被注视了的时候他会不好意思地害羞。一股在这满是男人味的圣域里从未闻到过的、像牛奶一样、像粉一样的…修罗难以形容的特别好闻的香味扑面而来。

“修罗,你在听吗?”

“啊,对不起。我稍微整理了下思绪。请继续吧。”

糟了。

看卡妙的侧脸看过头了。修罗将注意力集中在资料上。

之后,修罗比预想中更早地完成了调查。外头已经到了太阳落山的时间。

修罗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看向在旁边伸着懒腰的卡妙。果然,对于圣斗士来说好纤细,这么纤细的身体当黄金真的没问题吗?而且,明明是个小孩子,却有股奇妙的色气感。

正当修罗想着这些事时,撒加站了起来,他指示卡妙去将图书馆的电灯关闭并把门锁上。卡妙遵从撒加的指示离开了两人身边。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啊。教我也很会教。”

“是吧?不过今后他不得不操控小宇宙…”

“竟然一对一辅导,看起来你好像非常疼爱他。”

“是啊。那个孩子是特别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金屋藏娇的孩子被人夸奖了,撒加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片刻之后卡妙回过来了,于是三人离开了图书馆。

那两个人是要一起回双子宫去吧?一直看着撒加和卡妙的背影消失后,修罗才返回了自己的宫殿。

 

————————————————

 

在法国的任务结束后,修罗平安地回到了圣域。由于事前的预先准备很充足,任务才能够顺利地推进。多亏了撒加和卡妙。

向教皇报告结束后的傍晚,修罗刚回到自己宫殿正稍作休息,便感觉到了撒加的小宇宙,匆忙走到宫门口。

穿着圣衣的撒加和他身边的卡妙,正站在摩羯宫的入口处。

“修罗,不好意思,在你任务结束后打扰你。”

“发生什么事了?”

“在你很累的时候我很抱歉……但是我接到了一个突发任务,所以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卡妙?就一天。”

“诶?”

对修罗来说,这倒是不要紧的事情……

“卡妙也会做一定程度的家务,也不是那种会给人添麻烦的孩子。所以拜托你了。”

“没关系,我知道了,我替你看管吧。”

如果之前就向黄金候补生引见卡妙的话,就可以将他安置到候补生专用的宿舍里了,或者让他住在双子宫不也挺好的吗?为什么要特意到自己这里来呢?虽然修罗抱有些许的疑问,但既然是撒加的请求,修罗就断不会拒绝。

 

目送撒加离开后,修罗和卡妙去到了摩羯宫的私人房间。

由于修罗实在想不出什么话题来交流,于是便决定先吃晚餐再说。

“你还没吃晚餐吧?如果没什么忌口的,我就随便做点,你挑个喜欢的位置坐吧。”

“我也来帮忙。”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是与最初见面那时候相比,他的希腊语发音已经进步得非常好了。

“鸡蛋、猪肉,卷心菜,这是要做什么菜?”

“嘛,是我的创新料理。”

“你不去圣域的食堂用餐吗?”

“不怎么喜欢。”

修罗只要是合自己口味的,吃什么菜都不挑剔,再加上他几乎不怎么看料理书,所以接下去修罗要做什么样的料理,对卡妙而言大概挺难想象的。

趁着修罗炒熟食材的工夫,卡妙则将使用过的餐具清洗干净,并准备好了盘子。

“修罗在做的料理是中式的吗?”

“啊啊,大概吧。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那家伙推荐给我的,我便买了点试试,发现自己还挺喜欢的。因为是在超市的亚洲食材区里的,所以大概是中式吧。”

卡妙的肩膀紧贴上了修罗手持平底锅的左臂。明明只是稍微的肢体接触,修罗却吓了一跳。

“味道好香。看起来很美味。旁边的锅,是在煮米饭吗?”

“是啊,不小心买多买了15公斤,今天正好是消耗的好机会。米饭你是第一次吃吗?”

“米饭还是第一次。碳水化合物主要在吃面包或者燕麦片。”

“这种食材越咀嚼越会冒出甜味。想必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很期待。”

修罗一直觉得他是个表情匮乏的孩子,看到他那微笑的脸庞,才终于感觉到他是个活生生的人。

修罗将调味过的猪肉和切成细丝的卷心菜和蛋液搅拌在一起,做成了一道乍看像是煎鸡蛋的料理。和煮熟的米饭一起装盘,水和勺子也准备上。

“修罗你在用的是Chopstick。”

“是筷子。你不会用吧?就用勺子吃吧。”

“之后请教我怎么用筷子。”

“等吃完了再说。”

进餐的过程中彼此都没有再说话,不过在用餐完毕后,收拾餐具的卡妙对修罗说了句“很美味”。

修罗觉得,偶尔跟谁一起吃顿饭也不赖。

 

“这里也收拾完了,你先去洗澡吧。衣服就穿我的。”

“修罗你先请吧。我吃饱了想先休息一会。”

“这样啊,那我就先去了。”

修罗一边想着同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一边去往了更衣室。

先用花洒简单清洗了一下身体后便开始泡澡。任务的疲惫感一扫而光,心情也变好了,非常地舒适。

与浴池里热水晃动的声音一同响起的,还有更衣室那儿传来的动静。紧接着浴室的门被猛地打开,站在那里的,是………………


[隆妙/撒妙]Labyrinthe

原作/P站id:JURI/6600736。老样子是去掉了某些部分内容的,完整版在群里,或者微博/QQ私信我。



Labyrinthe〜独白〜


    躯体,好沉重……

    不,不对。

    意识就像是灵魂本身被钉住了一样,身体动弹不得。

    尽管如此,滑过肌肤的手掌,又为何能令我感到格外的怀念呢?

    啊,这只手掌,我非常熟悉。

.

.

.

    进入到最深处,原以为是一片漆黑的世界染上了色彩。

    在那里有一张令我眷恋的脸。

    色彩越是鲜明,那张脸就越是清晰……

 

    “…加隆!”


Labyrinthe


    “卡妙的情况如何了?”

    凛然而有张力的声音在水瓶宫的私人区域响起。

    她正是圣斗士们赌上生命去保护、不离不弃去战斗、他们所尊崇的战争女神——雅典娜本人。

    她以人类的姿态降临到这个世界,金光闪闪的神圣衣包裹着纤细的身体,悠然地应对圣战中的邪恶力量们。

    不过眼下她只是一袭白衣、一副13岁少女的姿态。

    “撒加。请跟我交换一下位置。”

    “是。”

    撒加遵从命令退后,将方才自己所站的位置让给雅典娜,并单膝跪地待命。

    雅典娜执起卡妙的手,轻轻闭上眼睛,似乎正在感知着什么。

    “小宇宙相当不安定啊。” 

    “不管怎么呼唤他都没有反应。”

    认真听完撒加的发言,雅典娜再次把视线回到卡妙身上。

    “…这样啊。明明灵魂好好地在肉体内,是有什么正体不明的东西束缚住了卡妙吗…”女神用忧虑的眼神凝视着卡妙。

    与圣战时一样,加隆一直跟随在女神身后,也与她一同进入了这间卡妙的私人卧室。加隆悄悄地打开门,往房间外走去。

    女神也好撒加也好,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加隆的行动,却都当作无事发生。


    “卡妙能自己醒来就再好不过了,但是这种状态也不能任其继续发展下去了。等到明天,假如他还是醒不过来的话,我就进入卡妙的意识一探究竟吧。”

    “……可这样会不会给您增加负担呢?”

    “撒加,不必担心。我真的非常希望你们可以活下去。我任性的代价,也应该由我本人来支付吧?”

    是为了缓和这沉闷的氛围呢?还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呢?雅典娜以玩笑的口吻说出的话,撒加必然不会当面唱反调。

    因为在他们永远无法复生的前一刻,女神心怀着这份伟大的慈爱,用双手捧起了众人的灵魂。


    女神霍地起身,撒加打算将女神送别至房间外,便也跟随她来到门口。而敞开的门扉前,出现了加隆的身影。

    “……加隆?”

    正对消沉的加隆感到疑惑,女神却比自己先开口了。

    因为女神的呼唤而回头的加隆,慌忙半跪行礼。

    “出什么事了吗?你的脸色很差啊,加隆。”

    “什么事都没有。”

    女神和撒加都对加隆语气强硬的回答感到一阵违和。

    “…是吗?那么,我们回去吧。”

    “遵命。”


    能够意识到恭顺地追随女神在身后的弟弟——加隆的样子,与今早有所不同,或许还是因为撒加是作为双子的另一半出生的缘故吧。

    但与自己不一样,加隆不擅长抑制感情。

    当然,遇到事情时,身为圣斗士最高位的骄傲和与生俱来的小宇宙都发挥了不可忽视的巨大作用,令他表现出傲慢自大的态度。


    “…加…”

    “…!!”

    细微的声音传入耳中,撒加连忙赶到卡妙的身边。

    从枕边探头窥视他的脸庞,他那状似痛苦的神色依旧没有改善。

    为什么你不睁开眼睛?

    到底是什么在折磨着你?

    “卡妙……”

    像是要把温暖传递给他,撒加握住卡妙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


————————


    最初我和撒加进入圣域的时候,这座十二宫里,除了仆从还住着一些女官。

    然而因为我的原因,不管是仆从们还是女官们,都被打发远离双子宫。

    仅剩一人的仆从也遵循兄长撒加的吩咐,绝对不允许靠近双子宫的最深处。

    早晚的餐食会准备在起居室的桌子上,当然,只有一人份。在撒加回来之前,我是不会先享用的。两人分食冷掉的一人份饭菜,这样的日常一直持续着。

    那绝不是可以填饱两人肚子的分量。

    随着年龄的增长,饥饿感与日俱增。

    我有时会在白天,趁着哥哥和圣域的人不注意时潜入山林,偷摘野果充饥。或者有时也会下到罗德里奥村,用寥寥无几的钱来果腹。

    既然我是这样煎熬,想必哥哥也是吧?但他总是保持着大天使一般的微笑,从不会言语抱怨。

    不过,偶尔撒加会带些教皇赏赐的点心或者食物回来。对于身为双子座黄金圣斗士、能够在这座十二宫昂首阔步的撒加来说,或许可以额外获得不少食物吧。


    “我是阳光照射不到的、被隐匿的存在。”


    即使这个星宿的名字是双子座,但圣衣还是只有一件。

    而那是我绝对无法企及的东西。

    我想通了,也放弃了。

    那么,至少想要自由自在地生活。可虽然萌生了这样的念头,但事与愿违,我不能擅自离开这里(圣域)……


    那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我记得,那似乎是一个雪白的杏仁花开得正盛的季节。

    理所当然地认为双子宫应该空无一人,所以我疏忽大意了的某个白天。我从撒加私人房间的隐藏门走到起居室的瞬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孩子。


    时间在彼此沉默无言的状态下流逝。

    首先打破这份短暂静默的,是那名红发的少年。


    “……你不是撒加!你是谁?”


————————


    半夜惊醒。

    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黏在身上,黏腻得非常不舒服。

    为什么偏偏是现在,会梦到那一天呢?

    

    发现那个孩子,并带回圣域的,不是别人,正是撒加。撒加教会了不懂希腊语的他如何交流,帮助他的日常生活,学问和体术等等事无巨细都是哥哥教给他的。

    只要在撒加时间允许范围内,那名红发少年就会一直呆在撒加身边,所以他一眼就能看破我不是撒加。

    不过那家伙似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件事要对他人保密。

    现在回想起来,在来到这里(圣域)之前,可以说,他大概只知道一种生存方式,那便是通过观察别人的反应来判断自己应该怎么做吧。


    ……自那天之后的数日内,我就被幽禁到了斯尼旺海峡的岩牢里。之后,兄长撒加杀害了教皇,又谋害雅典娜未遂,将艾俄洛斯作为逆贼抹去,自己登上了教皇的宝座。


————————


    “看呐,你想要的人就掌握在你的手中。趁着兄长还没有醒来,把他抢过来!”

    脑中有这样的低声蛊惑响起。

    出现在眼前的是与那天一样的红宝石。

.

.

.

    我一直误以为,这只是复生后每晚都会做的一个梦而已。

    但当我跟随女神,见到了至今仍然无法苏醒过来的卡妙后,我才意识到那个梦是现实。

    明明撒加和我都已经像这样灵魂与肉体相融合、在现世复活了,可卡妙的心仍旧逗留在那个如噩梦一般的地方吗?

    卡妙一直没能与他所追寻的那个撒加邂逅。

 

    …虽说是自己闯下的祸根,但强烈的罪恶感还是让加隆极其不舒服…


————————


    翌日,卡妙也还是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向女神报告了此事后,雅典娜同昨日一样移步水瓶宫。

    当意识到反复上演的活春宫并非是梦境后,加隆心里是很不愿意陪伴女神到访这座宫殿的。但如今加隆的立场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整座圣域都戒备森严,雅典娜将其肉体留在现世,当着艾俄洛斯、撒加、还有我的面,进入了卡妙的意识之中。

    那是连操控幻胧魔皇拳的撒加,或是绰号最接近神的沙加都无法触及的领域,是因为她身为神,才特有的能力。


————————


    雅典娜在卡妙的小宇宙中缓慢地前行,四周漆黑一片。

    (这里,是冥界?)

    我应该已经把大家的肉体和灵魂都带回现世了才对,为何卡妙的意识……只有他的心还逗留在此处呢?

    雅典娜追溯着卡妙变得断断续续的危险意识,终于在黑暗中发现了卡妙的身影。而眼前所呈现的光景,令雅典娜顿口无言。


    “人类真是贪得无厌的生物呢,姐姐大人。”

     背后传来了说话声,雅典娜想回头却被封锁了行为。

    “姐姐您引以为傲的黄金圣斗士之流,竟然会如此失态。可怜到令人发笑的地步呢。”

    “…这一切,是你一手策划的吗…?”

    “请别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还有什么是我一手策划之类的出人意料的话。…那是他们三人各自的愿望。我只不过是稍微出手,帮助他们实现内心深处的殷切期盼而已。”

    “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哪里算得上是帮忙!现在立刻还他们自由!否则…”

.

.

.

Labyrinthe〜终曲〜


    一瞬间雅典娜的小宇宙从内部绽裂,女神的意识回到肉体的同时,卡妙亦睁开了眼睛。

    卡妙目光巡视,月光色的金发映入眼帘。

    “…撒…加?”

    听到卡妙还很虚弱的呼唤,撒加转过身来,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语调轻柔:“你终于醒了。”

.

.

.

    “加隆。跟我去雅典娜神殿。”

    直视两人心如刀绞,于是移开了视线的加隆接到了命令。加隆抬起头,跟随在女神身后离开了水瓶宫。

    目送雅典娜与加隆的背影远去的艾俄洛斯,并不知晓雅典娜在卡妙意识中所见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女神对此事守口如瓶,今后亦是,所以不可能有局外人会知道。


    舒缓的微风,拂过沿着十二宫一路走到雅典娜神殿的两人的脸颊与长发。

    停下脚步的雅典娜转身和加隆面对面,但加隆依旧低垂着头。

    “…加隆。我已经封存了卡妙的记忆。”

    “…!!”

    看到加隆震惊得瞳孔放大的模样,雅典娜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撒加似乎没有记住那场恶梦,不过你却保留了那段记忆呢…”

    雅典娜温柔地将视线彷徨、苦恼着如何答复的加隆搂入怀中。

    “至今为止的事,以及这次的事,我都太没出息了…请原谅这样的我…加隆。”

    雅典娜胸口柔软的触感,还有类似百合的华贵香气,让加隆在复活后一直紧绷的心渐渐放松。

    称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女为母亲,是一件滑稽的事情。能让人有这种奇特感觉,果然还是因为她是神明的缘故吧?

    “我也可以将你的记忆封存。如何,加隆?”

    “多谢您的好意,雅典娜。我想连同这两道铭刻在胸口的伤痕一起,带着这份记忆活下去。”

.

.

.


END

[撒妙汉化]ふちあらー伍して、ここに(与你,并肩于此)该篇收录于二人合志蓝色婚礼,请勿二传商用,喜欢请支持原作者从正规渠道购买。

2022年第一篇是撒妙!

感谢新大腿 @不惜身命、可惜身命 太太的翻译和修嵌www

[撒妙]合志ステファナの絆插图集(请勿二传商用盈利)

这些黑白插图全部都是合志主催ふちあら绘制的,该本的内容可以寻路撒妙合集,购买了实体本的小伙伴如有需要可私聊找我拿大图。

顺便解释下这本标题的ステファナ就是希腊语花冠的意思。婚礼时新人佩戴的花冠会用一根纯白的缎带互相连接。作者们向象征着融合·永远的两顶花冠里,注入了“撒妙爱与羁绊直到永远”的心愿。(P1)

[自汉化  撒加x卡妙]ふちあら-撒妙调情系列   请勿二传商用,请支持原作者

普通人可以摸妙不被打,已经登机去希腊了

(系列1在哪?唔~希腊奈~)

[自汉化-修妙/微撒妙]腹黒こあら-请告诉我更多(上) 严禁二传与商用

复活设定,有幼妙(三年起步jpg),部分情节有撒妙感。

[自汉化][撒加x卡妙]ふちあら——爱及本质(41P) 请勿二传商用,请支持原作者,谢谢!

前方踩脚名场面

依旧是和常规二设出入很大的黑撒和妙老师,大体故事讲述的是黑撒妙的第一次碰面,ふち太太对三个角色不落俗套的解读非常有趣~妙老师的"茶艺"果然了得(

图源:  @Horus 太太

翻译:茜さす

修嵌:茜さす

该本不在任何平台公开,完整版获取方式如下(满足一项即可,满足1或3的太太请直接私信我):

1.购买了正版实体本.

2.参与过汉化的图源/修嵌太太.

3.关注我,并点赞+推荐该篇文章.

[渣汉化,撒妙/斯笛]Clever Gemini

原作P站id:桜 咲貴/6836611


老样子完整版在瓶受群里.我愿称此篇为,斯哥绿帽癖之觉醒.(bushi

撒妙老夫老妻,斯笛强制设定.


试阅↓↓↓↓↓↓↓↓

    从神话时代开始,哈迪斯对大地的侵略和雅典娜为阻止其进攻的抗争——圣战,曾反复多次地爆发。

    现代也发生了圣战。在那之后的数年,雅典娜城户纱织动用自身的神力,与哈迪斯的灵魂交涉。最终,成功地令在圣战中牺牲的圣斗士们再度复生。

    “我希望那些为我而战的圣斗士们,也能享受到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安宁。”

    在女神的这份心愿下,圣斗士们开始了不受上古陈规戒律束缚的新生活。


    可是,唯独黄金圣斗士没有照做。

    他们各自都有身为黄金圣斗士的骄傲,仍同以前一样,各尽其责。

.

.

.

  “……前几天,雅典娜给我推荐了一样东西。”

    卡妙突然开口。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与刚才的话题根本联系不上,撒加不解地凝视卡妙。

    卡妙回以浅笑,继续往下说。

    “…雅典娜注意到了我有染指甲的习惯…便给我推荐了一款指甲油。”

    说着,卡妙将指尖伸到撒加面前。撒加见惯了的指甲上,涂抹着与往常不同的颜色……

    指甲被染上了粉黄色。

    “是同你的头发,一样的颜色。”

    这句话,伴随着卡妙温柔的微笑。

.

.

.

 “……要让愚者臣服,只要使用一些花言巧语即可。若非愚者的话……你认为该如何呢?”

    吟唱般的询问,阿斯普洛斯的脸上,笑容愈发疯狂。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