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さす

汉化纯私人性质,仅供同好交流使用,不授权任何转载,喜欢请支持原作者勿二传勿商用。

[自汉化-全员向]博美化番外(?)

原作:高良(48037487/63191438)

算是4个迷你篇,可按照p1-p2,p3,p4-5,p6看。虽然博美卡路没有出场,但博美同伴增加了!博美小艾和博美艾亚的更多故事可以去高良主页解锁~

[自汉化] [SS全员向] 高良ー蘑菇竹笋战争 (禁止一切二次传播和商用,请支持原作者,购买实体本!)

图源:茜さす

翻译:茜さす

修嵌:茜さす

合志<SIGNAL!!>里的高良部分,今天的艾欧里亚也在怀疑人生.

这篇充满了日本的零食梗,做了一些注解,希望大家能get到笑点.

自娱自乐汉化,原作者高良,原作P站ID=31880210

LC与SS黄金兄弟们的paro(16) -试胆大会完结篇

久等啦~是试胆大会最后一篇,但是这个paro还未结束.

这篇挺长对话又多,辛苦 @圣斗士中毒ing 太太修嵌了!


自娱自乐汉化-卡妙与眼镜2,原作者高良,原作P站ID=32019690

続かないと言ったな。あれは嘘だ←没有后续了,那是骗人的.

是眼镜篇2,请先看卡妙与眼镜1~

卡路狄亚:谢谢,有被后辈水瓶座冒犯到.

依旧是 @圣斗士中毒ing 太太的嵌字~

这篇老长,翻完我多年的老颈椎病犯了,容我返厂修整几天.

自娱自乐汉化,原作者高良,原作P站ID=31880210

LC与SS黄金兄弟们的paro(15) -试胆大会篇6

下一篇试胆大会的部分就完结啦

依旧是 @圣斗士中毒ing 太太的嵌字~

注意:仅为自娱自乐的个人汉化,喜欢的话请帮原作者点赞!原地址见评论.


LC与SS黄金兄弟们的paro(14) -试胆大会篇5

更晚了[,德弗你也太乖了吧www

依旧是 @圣斗士中毒ing 太太的嵌字

注意:仅为自娱自乐的个人汉化,喜欢的话请帮原作者点赞!原地址见评论.


LC与SS黄金兄弟们的paro(8) 

希绪弗斯要照顾3个孩子 ×

笛捷尔要照顾3个孩子 √

(雷古鲁斯纠结的小字请参见paro4)

注意:仅为自娱自乐的个人汉化,喜欢的话请帮原作者点赞!原地址见评论.


高良-毎日暑いですね(每天都好热呢)

这篇之前被屏了,就顺带没有做完整的部分一起重新补档.

另外发现一处之前看错假名导致翻译错误的地方,给大家道个歉,已修正.(老眼昏花,真的很抱歉.)

注意:仅为自娱自乐的个人汉化,喜欢的话请帮原作者点赞!原地址见评论.


LC与SS黄金兄弟们的paro(5) 

(1)(2)(3)(4)请见合集,剧情比较独立也可以单独看.

这篇较长人物较多,tag不能打全了.

米妙在模仿卡路初登场虐青蛙,看了爽x.


[撒妙前提自汉化]太过喜欢撒加而关系恶劣的卡妙和加隆去了Costco…

注意:仅为自娱自乐的个人汉化,喜欢的话请帮原作者点赞!原地址见评论.


撒妙前提下,不和睦的加隆和卡妙互相斗嘴的故事,没有其他CP,加隆和卡妙也没有CP感.

撒加感受到了爱之沉重

给 @圣斗士中毒ing 翻译的,顺便当作翻译练习.


----------------


       “为什么是你啊?”

       乘上司空见惯的车子的副驾驶,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这么一句。

       “撒加可是大忙人啊。啊,他说到晚上会赶回来的。”

       回答的那方只动了动嘴巴,墨镜深处的眼睛直视着前方,完全没有转头朝向这边看的意思。

       “他没空的话改天也行啊…”

       “你的日程空闲出来就不好了吧。守规矩的「他」会作何感想?我才是要推辞陪你购物什么的那方,但既然是「哥哥」的请求我才这样专程赶过来的。”

       “要感恩戴德哦”加隆继续说着,在卡妙的面前他多半喊撒加「哥哥」。

       是有意为之。

       这世上唯一的骨肉至亲,而且还是与自己长相别无二致的哥哥,却被那个身为哥哥恋人的青年横刀夺爱,总觉得,非常不愉快。

 

 

 

太过喜欢撒加而关系恶劣的卡妙和加隆去了Costco…

 

 

 

       撒加和加隆是一对双胞胎兄弟,没有其他的亲人。

       虽然两人在远离尘世,名为圣域的花盆中发芽成长,但双子座的星宿却给这对兄弟多多少少带来了复杂和残酷的命运。

       作为弟弟得到了爱,也想要把那份爱回报给哥哥。

       即使是玩笑似的吵着架,这才像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普通兄弟。

       可是那个时候,幼年无知却阻止了他们,就这样两人分道扬镳了。

       之后几经周折。

       一想到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做出兄弟间的举止了,加隆对哥哥那份爱的独占欲就显现出来了。

       所以,即使弟弟加隆对于卡妙稍微有点过分刻薄,那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真是的…像你这样孤僻的红毛小子到底哪里好了……虽然是兄弟但也不懂撒加的心思啊。”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粗野、不过脑子的地方到底像谁呢?我怎么都不觉得你是他的弟弟。”

       卡妙也不会服输。

       正值盛夏。

       怕热的加隆依赖从大开的车窗吹来的风解暑,突然感觉到从踩着油门的脚边,冷气徐徐地往上爬。

 

 

       <3~5层:停车场>

 

       “这个上坡好陡啊。噯,刚以为爬完坡了就又要拐弯吗?”

       “…加隆。”

       “啊?”

       “让你来载我一程倒是没什么,但是你开车也太粗鲁了。这辆是撒加的车,请不要伤害它。”

       “干嘛?你对我华丽的开车技术还有什么不满吗?”

       “并没有。只是回程是时候由我开车。”

       “哼。随你便吧…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么拥挤啊,这层也没有停车位啊。”

       这里临近大海。

       停车场特有的汽油味在空气中与大湿度的海风混合在一起,加隆的牢骚融化在汽车的尾气中,缓缓地向后流去。

       “那又是怎么回事啊,一个两个的都烧着有害气体把车停在路上,还能不能好好开车了!”

       小臂散漫地从车窗垂到外面,急躁的手指戳了戳车门。撒加大概是做不出来的吧,这样不礼貌的动作。

       像是被那类似敲门的声音所呼唤,卡妙看了眼旁边。

       无论是从眉眼到鼻梁那一路深邃的山谷,还是凹陷的眼窝里埋藏的眼眸,弟弟灵魂的容器都与哥哥的如出一辙。

       持有同样的灵魂容器,使用的方式却大相径庭——这便是这个男人,加隆。

 

       “那就等车位空出来吧。休息日总是这样,如果可以我也想挑其他日子来,但这回是没办法…啊,那边空着呢。”

       “哦好。”

       要说不愧是加隆,开车技术很优秀。

       身为圣斗士大家都拥有出众的身体素质,反射神经和动态视力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应该没有人(如果开的话)是不擅长驾驶的,但这个男人的情况是,他对车辆的感觉看起来也很优异,顺畅地穿过碍事的车,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停好车了。

       为了看后方而斜着探出了身子,加隆的半边身体迫近了卡妙。

       他把上半身往后扭转,只用一只手操纵方向盘,唯有那个动作,与他哥哥一模一样。

       杂乱无章地捆起来的头发下方,被阳光晒黑的脖颈露了出来。

       无论是那肌肉坚实隆起的样子,还是从肌肉放松的肩部一直到指尖一连串流畅的动作,就好像盖了印章似的,和恋人一模一样,想到此处卡妙突然变得无法冷静下来。

       为何车内空间忽然变得狭窄,空气也感觉变得稀薄了呢?

       将想着不在的人而发烫的脸颊转向窗外,被汽车排气烟熏的混凝土的灰色,与裸露在外的排气管的暗银色,一同沉入了停车场的昏暗之中。从车上下来的人们,皆是一张张对购物充满了期待的脸,如萤火虫被吸入般笔直地穿过入口。

 

       *加隆虽然驾驶很粗暴但却很厉害。米罗我认为也是这个类型的。撒加和卡妙是普通意义上的擅长而且驾驶礼仪也很好。遇到因横穿马路而困扰的老婆婆之类的,会停下车让她先过的类型(撒加的话还会附送一个神明般的微笑)。沙加穆则是坐在车上利用念力移动,究极环保车。

 

 

       <2F:入口>

 

       巨大的下行电梯将无言的两人运送去二楼。

       “会员卡有好好保管着吧?”

       电梯也快到尽头的时候,卡妙像想起来似的问道。

       “这个吗?”

       被催促的加隆从衬衫胸口的绅士袋中取出会员卡。

       这家超级卖场是会员制的。

       进店时需要会员卡,需要在入口处出示。

       加隆把带有照片的会员卡递给了无精打采站在那里的工作人员。

       双胞胎在这种时候就很便利。

       成为会员的是哥哥,这照片的主人自然不是弟弟,店员只是简单瞄了一眼,就让两人通过了。(*现实不可以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

 

 

       <2F:服装卖场>

 

       刚从集装箱里取出来的商品,未拆封包装,在空旷的空间里到处堆积着。

       虽然它们起到了分割卖场和卖场的墙壁的作用,该说是要排除一切多余的装饰吗,这家店连背景音乐都没有在播放。

       “天花板好高啊…货物一直堆到了上方,这就是经常说的「仓库店」啊。”

       加隆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如今衣服的平原正在他的眼前敞开。

       各种各样颜色的polo衫之类的还有其他服装之类的,被一长排地堆放在一片网球场大小的平台上。

       色彩更加鲜艳的是童装,似乎相当有人气,只有这一带呈现出争夺战的状况。但两人所在的男士用品柜台没到那个程度。

       “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就站在那里?”

       “啊?这样吗?”

       卡妙将夏季衬衫拿在手里,试着把两三件衬衫贴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认真的眼睛朝着这边,那道眼神并没有让加隆感到不舒服。

       这个男人喜欢被人注目。对自己外表的魅力有着十二分的把握,就连明目张胆的欲望或者包含嫉妒的眼神都对他无用。就那样让旁人棘手地生活着。

       但是。

       “唔呣…这颜色过于高贵文雅了,果然不适合你啊。”

       这样说着,手却把被说不合适的颜色收入了购物车里。

       “也就是说,一定非常适合撒加。”

       “……嘁。”

       如同加隆无法理解卡妙的魅力,卡妙也似乎感觉不到加隆本人有哪里吸引自己的地方。

       归根结底,对卡妙来说,加隆就像是一位坏心眼的小姑子。对加隆来说,卡妙则是完全看不透心思、难以相处的存在。

 

       “话说回来,为什么哥哥是会员?”

       苦闷的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加隆提出了最大的疑问。

       从刚刚开始就往淤塞的池塘水面断断续续投出小石子的加隆,但从他原本的性格来看,也并不是喋喋不休的人。

       只是因为和哥哥比较容易被误解,加隆这个男人,虽然是急性子但口头上并不轻浮。客观地说是可以展示出与年龄相称的举止的。

       但是,以比自己更沉默寡言(况且性格不合)的卡妙为对象,不说些什么的话这种情况就不会有尽头了。

       寻求回复的手掌,重新握上了塑料的购物车把手。

       即使与加隆卓越的身体相比,他推着的购物车仍然很大只。

       像是为了配合银色大昆虫的步伐,两人慢慢地前进着。

       “…听说是女神推荐入会的。”

       卡妙的目光落在便笺纸上回答加隆。

       好像是提前把需要买的东西列出来了。

       乌黑飘动的睫毛前方,一个个书写地一丝不苟的文字排列在四方形的纸面上。

       “那又是为何?”

       “圣战也已经结束了。从今以后不论是圣域还是我们,都必须做出改变。从有限的世界里飞跃出来,需要更加广泛地了解社会,女神似乎是这样考量的。”

       “进入社会那个人会是什么样的呢……因为圣域纯粹的培养,所以有不懂人情世故之处。”这样嘟哝着的卡妙的侧脸,突然看起来比年龄更加成熟,与平时在圣域所见的又是不同的样子。

 

       恐怕在西伯利亚就是这样的。

       加隆的思绪飞驰到了那片从未见过的遥远大陆。

       在卡妙这个人的人生历史中,有在大陆的尽头拥抱着弟子、孤军奋战数年的这么一页。而且那是他也还未脱离少年年纪时候的事情。

       正是因为有那样的经历,卡妙虽然身处黄金位,但生活的细节方面确实做得很熟练。

       在圣域明明没有这个必要,但会找个什么由头自己来处理贴身的事务。

       这次的购物也是延伸线。

 

       在遥远的将来,即使收了新的弟子,也会避居到西伯利亚,或许是看清了这点也说不定。但另一方面,也有通过让撒加陪伴自己一起购物,来帮助撒加扩展世界的用意。

       再说了,只要是在圣域,撒加的脑子里,那所谓自己的立场的东西就挥之不去。

       将撒加拉离圣域,也有想独占恋人的原因。带领恋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偶尔自己也想试着主动一些。卡妙也强烈地瞄准了这个「出乎意料」,但这次却以意外的形式落空了,多少有点不高兴。

 

       维生素剂类密密麻麻地排列着的是药品柜台,可卡妙却从柜台前径直走过,从里头拿到个像箱子一样的东西回了出来。箱子并不小。

       将那个显眼地放入购物车,所以即使加隆不情愿,目光也会注意到。

       定睛一看,那是安全T的包装。而且是超大容量,到底是多少枚入啊……

       “差不多该断货了。总之很快就要用完了…”

       卡妙对上投来的视线。

       “既然是在当事人还在围观的弟弟面前,那种生动的事情能不能给我先放一放…”

       加隆只能无力地垂下双肩。

       “真是的,真想让撒加也看看你这样的地方。”

       “我的羞耻心和谨慎,全都只为了那个人。”

 

       (*只有安全T是虚构的……这么想着我查了一下,以前在日本好像也有这样的接待方法,好想看看啊w)

 

       百无聊赖无精打采的加隆,在来到季节性商品前面后,突然神采奕奕起来。

       “啊啊…!这、是这个没错………这样啊,那家伙…果然是从这里……!”

       加隆现在,身体一边颤抖着一边抬头往上看。是一个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家用塑料游泳池。

       “游泳池到底怎么了?”

 

       根据弟弟所言,哥哥买东西的品味让人怀疑人生。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来着…不知为何心情超好、满面春光地回来了,「快看!加隆!电话有了携带式的,最近浴池也有了!」这样说着,我还想是什么东西,一看原来就是这个超大的塑料游泳池。”

       “不是挺好的吗?两个人可以亲密地一起玩水。”

       “好好看看吧。尺寸是个大问题吧?你觉得装到八成满,大概需要多少水?3.8吨哦3.8吨!再怎么说都太浪费了!要节约用水啊。”

       “明明想让地面被水淹没来着,你哪有资格说这种话啊。”

       “除了游泳池之外,再看看还有什么吧!配有滑溜溜的滑梯、三个秋千、两层式小屋三件套,仿佛置身于幼儿园之类的大型玩具(¥18,8000)。”

       “嚯——”

       “总之放在院子里什么的我不想听。”

       “要是能一起当汤姆索亚就好了啊。”

       “都这个年纪了还要做那种事吗!要进行保养之类的我会全力以赴的,再别的就无能为力了。”

       “唔呣。”

       “结果只能送给穆家的小鬼头了!”

       *加隆被贵鬼说了“谢谢叔叔”,遭受了双重打击。

 

       就好像切断了堤坝般,加隆开始滔滔不绝没有停下来的势头。

       “……那时候一起被买回来的啊,还有ミツカン(一个牌子,下同)餐饮店规格调味料(1.8L)、ヤマキ的鱼粉1kg装两包、咖喱粉1kg、手擀面2kg、炸鸡块半成品1kg、蛋黄酱1.89L、仙贝30袋。”

       “什么嘛,看不出那个人还挺享受购物的嘛。真是太好了。”

       “哪里好了啊!对我来说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买了这么多东西该怎么处理呢?我们家是夏季的民宿吗?」这样说了后,「可是…我觉得应该是吧…」不知怎么地,他突然就很消沉,这样总觉得好像是自己的不是了。”

       “啊——理解理解。”

 

       将越说越激动的加隆丢在一边,卡妙的购物淡漠地进行着。

       因为弟子们会轮流来过夜,需要的东西很多。正如所言,购物车里有液体洗涤剂(5L容量)啦卫生纸(一个大包装30卷)啦,整整齐齐地排列成类似A的形状,从一端开始整洁地收纳着。

       “结果啊,全都是我边哭边吃的哦?特别是花生酱(颗粒装:1.81kg)吃的好痛苦…对于非颗粒派的我来说,那些颗粒一粒粒地放到嘴巴里,好膈应…”

       “嗯…接下去是柔软剂。”

       “然后就是…那个了!松茸味的清汤50袋!那真的是最糟糕的。那家伙买完就满足购买欲了,之后的事情完全不考虑,做成茶碗蒸、掺在米里煮饭或者淋在乌冬面(加隆手工制作)上,总之早中晚每天我都拼命地吃,结果落了个被好久不见的拉达曼迪斯吐槽怎么觉得有股蘑菇味的下场!”

       “啊啊,找到了。不是Downy这个牌子的柔软剂冰河会讨厌的…”

 

       “…总而言之,把那家伙一个人丢在这里的话,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的!”

       被加隆一通数落的男人,擅于从大局观点出发、大幅度调动事物这样的事情。什么东西该怎么吃、今天要穿的衣服收在哪里,那样浅显的事情做起来却异常生疏。

       在圣域这一特殊世界的围栏中成长也许是最大的因素,但长达十三年的所谓僭主生活,也加速了这种倾向。

       “这种事对撒加来说根本是不合适的。对那家伙来说,身着金光闪闪的铠甲,「如神一样充满慈爱,美丽的圣斗士大人」才是最恰如其分的。”

       如此总结着的弟弟的世界,要比哥哥宽广的多,人世间的上上下下全都通晓,所以小瞧不谙世事的哥哥的情况也有。

       那就像是对不管做什么都不敌哥哥的小小的报复,另一方面,活了将近三十年,并未被尘世磨砺、超然的撒加,有如今正在失去的贵重宝物的感觉,也有被世俗污垢沾染而惋惜的时候。

 

 

       <1F:食品柜台>

 

       “啊!加隆,请不要随便往购物车里加东西。”

       “哥哥他啊,最喜欢吃这个(烤鸡)了。还年幼的时候,经常说想吃烤鸡吃得饱饱的…”

 

       大概是对在药物柜台时的回击吧,一提到小时候的话题,卡妙就比不过加隆了。

       卡妙对撒加的童年一无所知。

       对于卡妙来说,撒加始终是年长的存在,无论如何去追溯记忆,说到能想出来的事情,也就只有宽厚的后背和成熟的侧脸。

       了解到他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是最近的事了,与他的弟弟为了一些无聊的事而争吵起来,就如同市井之人的样子呈现在眼前。与能够知晓撒加未知事情的喜悦一起涌现的,是他那仅在弟弟面前展现的姿态,即使是恋人关系,始终是他人告知自己这些事的,心情也变得凄凉了。

 

       你连这点事都不知道吗?加隆鼻翼煽动嘚瑟地看着卡妙。

       “……呼。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结果是这么久远的事……”

       在这就老实地退出就不是卡妙了。

       “你说什么?”

       “…最近那个人倒是嗜好这个东西。”

       从上等肉柜台(光速)拿回来的是一个装着肉的袋子。

       里面是大约5厘米厚的厚切牛菲力。

       “他说比起那么油腻的烤鸡,这样脂肪含量较少的瘦肉更能品尝出原有的肉香…”

       “哼。喜欢吃这种东西,就是那家伙人到中年的证据。”

       “…要这么说的话,他和你应该是同岁的吧?”

       “……”

       “哼哼哼哼”

       “……哈哈哈哈”

       熟食柜台弥漫着不祥的空气。

       乘在手推车里的幼儿突然啼哭了起来,“那、那个…?这个披萨原来是冷冻的吗…?”旁边满头问号的女性,手中拿着冷藏的巨大披萨(直径约45厘米)有一半都冻结了。

 

       最后驻足的是一个意外的地方。

       坚信顶多只是会路过而已,而经过的甜品柜台。

       在那里卡妙拿了一盒提拉米苏,加隆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什么嘛,你也会吃甜食啊?因为喜欢喝酒,所以我还以为你是咸党呢。”

       “没错。我不怎么吃甜食。但是提拉米苏…!只有提拉米苏对我来说是特别的……啊…!!”

 

       距今为止的冷淡都不翼而飞了,这会的卡妙变得好热情。

 

       这个人平时可是很沉着冷静的,而一旦热血冲头就会无视周围。其中最极端的是将冰封的弟子遗弃在他人宫中的事件,这么一考虑,卡妙在感情表现方面可以说是相当浓烈。

       而那浓浓的爱,现在正向方形塑料盒里收纳的,由乳脂肪、糖类、以及其他原料制作而成的块状物,源源不断地迸发。

       增加了湿润度的眼睛盯着手中的东西,陶醉的卡妙占据了冷藏柜前面的位置,并且一步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理智之光抛下了那白皙的肌肤,薄唇湿润,缓和泥泞的吐息泄露了出来。

       对雪白、无尽柔软的奶油与自己的舌头交织在一起的那一瞬间的憧憬,将血色淡薄的脸颊染上了蔷薇色的样子可以说是又恼人又美丽。无奈时间和场所是在周末的超市点心柜台正中央,虽然是难以启齿的话,但允许我直截了当地说:这回的卡妙该怎么说呢……变成了一个令人遗憾的缺心眼。

       “…白色的那方随时随地都将我温柔地包裹,黑色的那方则充满了浓厚、矫健的魅力。当它们交替轮流出现时,拨弄这具身体(或者说口腔)…啊——!这份罪孽深重的美味是无穷无尽的……哼…加隆,你是无法理解这种心情的啊……”

 

       “请给我这——个。”

       留下一个人极力主张堤拉米苏魅力的卡妙,加隆走到了柜台的对面,装作其他普通人的样子排到了试吃乳酪蛋糕的队伍当中。

 

 

       <1F:收银台>

 

       “话说买了好多东西啊。”

       酸奶(1L)、蜂蜜(2kg)、腌渍橄榄(1kg)之类的即使今天明天不马上吃完也没关系,令加隆意外的是熟菜的量。

       “今晚他会来。”

       “就算那样也买太多了吧?”

       奶油沙拉色的袋子(30×20㎝大小)里是烤鸡(结果还是买了),那么说来那份厚切牛菲力也有三块。提拉米苏是卡妙一个人超想吃的就不提了,巨大的龙虾(虾尾有女性的上半截胳膊那么粗)啊别的什么啊,搭配同时购入的葡萄酒之类的,好像稍微可以举办一个家庭派对了。

       那个备忘录到底算什么?你看起来很有计划性,却出乎意外地随心所欲啊……加隆发出感慨。

       “……三人份的话,差不多得要这么多吧?”

       如此回答的卡妙依旧没有和加隆视线交汇。

 

       “一起去吃饭吧?加隆。有你在,他也会很高兴的…撒加有说过哦。弟弟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尽情地吃烤鸡肉。”

 

 

终。

 

 

       撒加打开水瓶宫最深处的门,并不大的餐桌上,堆满了从孩提时代到现在为止自己爱吃的食物。

 

       “哥哥,辛苦了。快来吃吧。”

       说着加隆将整鸡切分。

       “今天我按照你的喜好试着烤了半熟的烤鸡…烤得如何?”

       另一边出现的是装有菲力牛排的盘子。

       “谢谢你们两个。……但是…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什么日子都好快吃吧。”

       “趁着还没凉,我这边的也赶快享用吧!”

       “等…别妨碍我啊!”

       “你才是从刚刚开始就……”

       “连各仁都(两个人都)……唔呣唔呣…补药(不要)…呣咕呣咕…朝家啊(吵架啊)……”

       “来,换换口味也吃点面包吧…[塞]”

       “面包的话这边的羊角面包才适合你。[喂]”

       “唔…(嘴巴里干巴巴地,喉咙噎住了。)”

       “哥哥!!你很难受吗?!振作点!怎么会这样……对了!这个是…小时候严令禁止喝的Dr.Pepper(一种碳酸饮料),今天也……!![咕噜咕噜地灌]”

       “蠢货![利落地打掉瓶子←以在哈迪斯城揍青蛙的气势]喝了这种东西,撒加美丽的牙齿腐蚀了该怎么办!”

       “臭小子……要我说的话…”

       “[根本没在听]啊,可怜的撒加…嘴角被弄的这么脏……来,我帮你擦一擦请面向我这边。[咔嚓扭过来]”

 

       (爱……爱令人痛不欲生…………)


END。